Eng|繁体|
 

杭州市气象台15日06时17分发布今天、明天晴到少云,午后局部阴有雷阵雨;后天晴到少云。今天偏南风3-4级。今天白天最高气温38度,明天白天最高气温37度,明天早晨最低气温27度,今天平均相对湿度70%。

您当前的位置: 杭州网首页 > 今日生活 > 今日必读
+今日生活首页
 
 
挺住!“尾款人” 加油!“打工人”
2020-11-03 08:42:05 杭州网

11月1日零点,天猫双十一抢先购正式开抢,数亿“尾款人”清空了他们从10月21日以来每天在膨胀的购物车。定金一时爽,尾款愁断肠!当然,也有很多“打工人”表示要理智购物,坚决护住自己的钱包。来看看这三位“尾款人”的经历,您是否能找到自己的影子呢?

你喜欢哪款?帮我交尾款的

没点实力,不要玩交定金的刺激

◎蔚新敏

11月1日零点,胖燕电我:“嘘,小声点,别吓着孩子,我问你,支付宝有多少钱?”“66.66元,有零有整,吉祥四宝,看家护院的。”我的家底胖燕是知道的。

隔屏我都知道胖燕是在被窝里说话的:“哎,这么着,我给你转一万过去,你马上给我转过来,我前几天订的手机,今儿交尾款。”

“再买一个今年就是第四个了,你家就三口人,你这是要凑一桌麻将吗?”我“噌”地从被窝里坐起来。胖燕说过她要是今年再买手机,让我一定要拼死拦着她。

钱以光的速度打过来了。胖燕不让我说话,求我赶紧转过去,定金交了,东西甭管要不要都得付尾款,这是信用问题。再就是,尾款付了,马上就能退货。我看出来了,她只是想过过花钱的瘾。交定金买货就是凑个气氛。

我心里这个骂哦:你自己玩就得了呗,为啥还拉我,这纯粹是六指儿抓痒——多一道子。

可胖燕说:“一想到花的是从你这儿借的钱,我就能狠下心退货。”

“那好吧,我陪你祸祸钱。”

钱转过去,一宿无事。

早晨胖燕跳着脚特兴奋通知我,凌晨前脚成功交款,后脚发货提醒就到,没办法退了,早晨人在床上,手机天上来。凡事都有见面之情,验货,稀罕,不退了,直接好评。胖燕还说请我吃羊蝎子。我终于明白马爸爸的话:“你等的不仅是包裹,更是快乐。”

我问胖燕那一万什么时候还我,我还得等着还她呢。她这时账算得特清楚:“我还不了你,你也还不了我,相互抵销吧,账平了。”我不得不服,尾款是有实力的人闲得没事玩的。

“世界上那么多人,你喜欢哪款?帮我交尾款的人。”这是闺蜜乔影发的朋友圈。有故事要发生了。

探子回来报,乔影男友前几天疯狂买买买,乔影很慷慨地为其定金交了几千,尾款几万男友竟然也让乔影付,乔影算了算交了的话自己到明年6·18都得吃土,男友怂恿她暂借公款,这点惹怒了乔影,先拒绝,后爆粗口“滚”。男友面露鄙视,收拾行李走之,摔门前狠狠扔给乔影一句:“从付尾款能看出一个人的实力。”对啊!乔影为了他吃土的次数太多了,她确实供不起了。男友有个好皮囊,乔影是外貌协会的,以前怎么看他怎么稀罕,人都会为自己倾心的人花钱,这年头,似乎也只有花钱能证明真心了,我稀罕我乐意,谁也管不着。可这次,乔影真怕了,她要是不“咔嚓”断了,以后自己都保不齐要干什么蠢事。

这是我听说的被尾款拆开的第一对,但绝对不是最后一对。没点实力,不要玩交定金的刺激,尾款之重不是谁都能承受滴。

双十一我什么都没买,疫情让我学会了节约,没用的坚决不买。我就66.66元是“看家的”,我没有预付款,我要是看上的东西交了定金我会睡不着,我怕忘了交尾款影响信用,再说了,分期付款的东西哪样不贵吧?到头也省不了,只是个噱头。

前几天我买了几本书,314,满100减50,抵了券,七扣八扣,最后花了144,全款支付,别问我便宜不便宜,我不会算,我不是有实力,我是实心眼,不欠人钱踏实。再就是,非花钱的时候,钱出手越快越不心疼。交尾款这时髦,留给喜欢刺激又有实力的人去玩吧。

你一个买家还想赚卖家的钱?

想想这个月要提前半个月吃土,赶紧起床拿了一瓶牛奶喝了压压惊

◎笑笑鱼

11月1日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。

一大早,刚睁开眼睛,就见我家鱼哥嘴巴一张一合却悄无声息地在碎碎念着什么。看到我醒了,他才出声说话,第一句话就把我问住了:“你说,现在付款和昨晚(凌晨)一样吗?”

这话问的,我接不上来啊。今年双十一,我们不在一个频道。我还是按部就班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,还没顾上看具体优惠活动,每天在某宝忙着喂猫挣红包,他则追赶第一波预售,急切地想把预计的新衣穿上身。

鱼哥说,钱是付了,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。

难怪鱼哥犯迷糊,这些年他网购太单一了,有点摸不着行情了。自从迷上养多肉植物,他这几年除了多肉和与多肉有关的东西,几乎没有网购过其他物件,对衣服更是前所未有地不讲究起来,有得穿就行。这次夏秋换季时,他站在衣柜前发了半天呆,竟找不到一件心仪的衣服,这才痛定思痛地宣布,他也要买新衣裳,好好捯饬捯饬自己了。刚好赶上一年一度的双十一,他没事就抱着手机淘宝,越看越觉得自己的数学是魔幻老师教的。他用手机计算器算了又算,还是分不清存3000送500与满300减40,哪个更优惠更省钱,最后不得不承认是自己的智商不够。放弃数学演算后,是钱包替他拿了主意,心再大,钱包不答应,就没法痛快付款。想通这点后,他付了定金,就等着11月1日开售。

10月31日晚上,鱼哥强熬到了凌晨,却发现要再过半小时才能付尾款,资深中年鱼哥实在熬不住了,熬着熬着就睡着了,一觉醒来已经是11月1日了,他赶紧看购物车,东西安在,点了付尾款,购物车清空了,他心里却多了一份纠结。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,今天的标价似乎比以前看到的高,也就是说,自己又是下定金,又是熬更守夜,最后人家小手把价格稍微改了那么一下,自己其实并没有享受到什么优惠,换句话说,没占到便宜。我看他疑神疑鬼的,笑他,老话不是说嘛,从南京到北京,买家没有卖家精,你一个买家还想赚卖家的钱?

听鱼哥发完牢骚,我这才打开自己的手机,看到小鱼姑娘昨晚三更半夜给我发了好几条信息,看来比较急。打电话过去,没人接。午饭时间,小鱼从楼上下来了,顶着两个黑眼圈,不住打着哈欠说,小姨,你晚上睡那么早吗?呼你半天也不理我。问她昨晚找我什么事,她笑,昨晚急,现在没事了。

小鱼是月光一族,早就听她说上个月的花呗用超了,她不好意思向父母开口,就找我这个做小姨的来周转。我偏偏忘记她也在赶第一波预售活动,又有睡觉关机的习惯,那个时间点,她哪里呼得到我?

不等我再问,她就吧啦吧啦说开了。为了凑单,买了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。结果一看凑多了,再加一点又能减40,于是又去凑,本来只想买一条裙子,结果加了一件外套,配了顶帽子,又凑了洗面奶、护手霜和口红,预算不超才怪。

问她咋解决的,是不是老妈出手相助了,她得意地笑起来:“正当我准备放弃付款的时候,忽然福至心灵,过了零时就是11月1日,哈哈,新的花呗结算日开始啦!”她刷刷付了款,看看时间已是凌晨两点多,困得要命,却怎么也睡不着,想想这个月要提前半个月吃土,赶紧起床拿了一瓶牛奶喝了压压惊。

剁手一时爽,付款断人肠。小鱼丢下这句感叹,小跑着去我家厨房盛了一碗鱼汤,小姨,这个月可能会隔三岔五来打扰你,我用护手霜和口红抵账哈,货到就送给你。

我姐直摇头,笑小鱼,也笑我们自己。每到双十一,不买点啥总觉得似乎吃亏了,为了凑单得到更多优惠或赠品,就买了一堆暂时用不上的东西,此后一年里,每次看到或收拾这些东西就后悔。老人们常说,有钱不买半年闲,再便宜的东西,买了不用或长时间用不上就是浪费。道理都知道,可到了这一天,不剁一下手就跟没过似的。

说着话,我家小子在家庭小群发了一个捂脸流泪的表情,我叫鱼哥来看,这小子肯定是无事不登微信群。果然,小子开言直奔主题,妈,再打点钱吧,预订了点东西,手里钱不够付尾款了。

我的零钱都存在某宝吃利息,问鱼哥,他说账上余额不足了,在我们商量的工夫,小子以为我们嫌他乱花钱,怯怯问道,要不,我退了?

鱼哥哈地笑了,别退,马上就打。挺住,尾款人!

我看着他,这不是某新闻里的词吗?活学活用够快的呀!

自从我妈学会淘宝,世界一切乱了

几乎每天在算计着如何花掉优惠券,常常把我们的生日忘记

◎张粉英

我妈买了个锅,说是做蛋糕。周末,计划一天的伙食就是煮一大锅稀粥,吃蛋糕。我妈让我和女儿现场观摩,做刘谦表演魔术的托儿似的,看她如何变出一块松软得像海绵似的大蛋糕。我妈用了家里鸡刚生的蛋,上好的淘宝上买来的面,还有各种酵母啦黄油啦乳糖啦,总之一点不马虎,步步按图施工。黏糊糊的一坨液体放进锅里,我们就等啊等,直等到满屋子飘香,把蜜蜂都吸引来了。我妈一声宣布“时间到”,我们盯着我妈揭开锅盖,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。

那奇迹是:一块薄薄的饼落在锅底,铲半天才完全拿出来。咬一口,味道像那么回事,但硬邦邦的。我没敢拿去送给奶奶吃。我92岁的奶奶嘴里还有四颗牙,绝对正宗原装,奶奶逢人就说牙齿没有掉光,还能啃面包蛋糕。

这个做蛋糕的锅就用了一次,洗半天才洗干净。然后,我妈就把它藏到我家阁楼上。我家与我妈家隔着一条巷子。自从我妈学会淘宝,我的阁楼就像一间仓库。如果我爸从外地回来,偶尔上阁楼看见,问起咋回事,我妈会说这是小薇买的,当着我的面,说谎一点不脸红。我妈前年买的卫生纸还有两包,每次拿下去用之前,都要站在院子里,用笤帚使劲拍去灰尘。有时候被我爸撞见,我妈就说:“前年买的,看看,多厚实的纸!”我爸说,糙渣渣的,擦屁股比麻叶子好不了多少。

回到我妈的蛋糕锅。她说是买净水器得了两张优惠券,不用可惜了。我家阁楼上的很多东西就是这么来的。我妈信奉“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一世穷”,自从我妈学会淘宝,几乎每天在算计着如何花掉优惠券,常常把我们的生日忘记。

我妈淘宝上买各种吃的,多数时候吃不了,就放冰箱,我妈家和我家两台冰箱,常年爆满。有时候,我妈会突然想起来吃某样东西,比如半个月前她买的蒜苗,翻出来,头和尾都已经枯萎,差不多可以生炉子。我妈用一把能杀鸡的剪刀剪去头尾,我们就忍着悲痛一起吃蒜苗烧肉。更多的时候,我需要花去大半天清理冰箱,扔掉一大堆东西。过一天我妈要是问起来,我就说,被我吃掉了。她居然洋洋自得地问我:“好吃吧?评论区都说好吃的。”

有一次,我翻出一袋栗子,已经黑得像煤炭,有几个好像还发了芽。我将它们扔到门口菜园里,指望它们烂了,成为来年的有机肥。春天来了,那有机肥里冒出三棵小芽,到秋天长到30厘米高。我妈看见,说明年移栽一下,让它们长大,以后栗子就不用买了。“我们这里可没有这种好品种的栗子树呢!”我妈吹嘘。我说,结不结栗子,与气候土壤都有关系,你别祸害了冰箱,接着再来祸害菜园好不好?我妈骂我:“你傻呀,等结出来不行再薅掉就是了!”

我妈淘的宝贝,最多的是各种衣服、鞋子、帽子、围巾。我妈收到,往往先将它们安排在自己身上,镜子里照照,看看东西还像个东西,人还像个人,抬脚就去庄子上溜达一圈,见人就甜蜜地抱怨:“我姑娘买的。唉!叫她不要替我买不要替我买,就是不听!”以此吸引一庄子老头老太的关注、赞叹、评价,有时连邻庄的狗都对着我妈喊几嗓子,跟着跑一路,以示羡慕嫉妒恨。但这些东西一般穿戴一次之后,就送给我姨妈,假惺惺说是替姨妈买的。

自从我妈学会淘宝,这世界就乱了。

以上内容是我朋友小薇讲述的。小薇在一家物流公司上班,她说公司一个月之前就在招收临时工,以备双十一加班加点。双十一,那是个恐怖的时刻,不在物流公司上班不知道恐怖到何种程度,反正“堆积如山”这个词已经不太能形容得准确。作为一个快递公司员工,小薇说,她希望生意好,人民安居乐业,个个手机上划拉几下,要买的东西不久就会送到家里。但是,像她妈这种无节制购物的,实在不该学会淘宝来祸害他们快递公司。

来源:北京青年报  作者:蔚新敏 笑笑 张粉英鱼   编辑:钟一鸣  
『相关阅读』
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 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。
网站简介  |  关于我们  |  广告服务  |  建站服务  |  帮助信息  |  联系方式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10366 |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5105 |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3312006002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:浙网文[2012]0867-091号 | 工信部备案号:浙ICP备11041366号-1 |  浙公网安备:33010002000058号
杭州网(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Copyright © 2001 - 2019 Hangzhou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